发布时间:2020-11-06 12:30:51 文章来源:互联网
微博 微信 QQ空间

     拜登基本赢了。特朗普并不甘心,已在数个州发起诉讼,未来不排除意外。

     但对世界而言,这些其实已经不重要。不论谁当选美国总统,未来4年,影响世界最大的一件事,早已经确定,那就是更大的美元放水!要注意的是,这一次,很多后果将与从前不同。

    1、

   

     对民主党来说,但要扭转美国当下运势,难度很大,因为这个运势的背后,是美国20年、一代人的“业力”。

  

     这需要一场极其艰难的改革,而从选战之激烈来看,美国目前没有改革的共识。

     如果内部没有改革的话,解决困境的方向,会外求。拜登在大国关系的处理上,可能会部分继承特朗普的路线。

      但民主党对全球化的认知,与特朗普有所不同,说明民主党认识到,美国的问题在内部,比如严重的贫富分化,而不在全球化,这比特朗普的认知,更加接近真相。这点是值得其他大国乐观看待的地方。

 

     特朗普也一样难。过去四年,他获得了底层的支持,但回避内部改革,想从外部找方案。路径错误。所以,虽有“倚天兴大国,凿山刻吾名”的野望,落空是必然,再来四年,也得向其国运低头。

     国人比较关心的中美的事情,我个人认为,存在着好转的机遇,也不排除一些意外的事件,但不会有激烈的脱轨情况。而所谓的新冷战,至少8年之内,是搞不起来的。因为,它自己首先会承受不住,而把中国定位为苏联,也得不到多少认同。

     作为世界唯一超强,手握世界货币美元,能看到世界最大资产底牌的老美,新总统上来后,难免会有所动作,必须回应一下支持自己的选票,所以全球资本市场,得准备好遭遇一些意外。

    2、

     对国内资本市场来说,若有意外冲击,很大程度上,是因为中美的位差而产生。

     当前,中美经济处于不同的阶段 ,所以很自然,一些中短期的目标不一样,政策诉求也不一样。

     

     美国的目标是要看到通胀,好把利率加到正常水平。2008年,它的泡沫太大从内部撑破了,然后一夜之间,经济的整个体质完全变了,阳极转至阴,之后一直处于阴盛阳衰的情况,也就是通缩。现在的目标,要回归常态。《黄帝内经》讲:“阴平阳密,精神乃治”。阴阳平衡是最好的状态。

     中国目前的经济上升,仍然是在常态的轨道上,但是局部有一些过热,比如楼市。因此需要,防止阳极生巨阴。

     现在,防范系统金融风险这个词语,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。那么,风险可能来自何方?

     我个人的学习理解是,来自一些资产的泡沫化。

     泡沫这个东西,有是正常,但不能超越当前的支撑能力。所以它也是需要辩证看待的问题,你的支撑能力越来越强,比如科技创新上台阶了,那么,以前的泡沫,过段日子,就不再是泡沫,就是发展,是成绩。

     所以,现在的重点,就两个,一个是压控过热的资产,二是升级支撑资产的能力。政策面对应两个要点,就是科技创新+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。要说没有系统,这个观点是不敢苟同的。

     

     里面的问题,解决起来,主动权在自身,时空上好安排,这几年大家都看到了。

     外部问题,尤其是老美是唯一超强,手握世界货币,又困于运途之末,行为难免有乖张之处。

     但总体来看,中国国运处于上升通道,老美国运处于触底通道。上升通道维护的好的话,会继续上升。触底通道搞不好的话,还会底下有底。升高要防跌重,触底要防消沉。     

另一视角

换一换